新人

便利店打劫

最近有点闲得慌,逛B站时看到有个梗不错,决定写写,顺便改改,与原来的不太同,AV号放最后。还有啊~我果然不擅长写长篇,要死要死。还是就这样过过瘾好了。

提醒一下:本文晴博向,酒茨客串。

顺便,你们猜猜,这次我有没有黑晴明呢?猜对了也没奖

晚上十点

狗子百无聊赖地站在收银台后面,打了个哈欠“啊——好闲啊。”一旁的晴明笑了笑,无奈的说“深夜的便利店都这么闲的啦。”忽然,大天狗好像找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把手藏在柜台下。

“店长。”

晴明扭过头,“嗯?”

大天狗猛地扔出一条蛇,晴明看见后大惊失色“啊啊啊啊!”缩到一旁。大天狗见状笑得半死“哈哈哈哈哈哈!”

晴明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声音有点颤抖“我说,别这样啊狗子......”大天狗微笑着“果然店长无论什么时候都很有趣啊~”“别开玩笑了......”见晴明有点生气的样子,大天狗为了自己的工资,把玩具蛇收了起来。

晴明擦把汗,“那么我去整理一下账单。”

“好。”

“这样拜托你了哦。”

“好。”

晴明说着就要走开,一边侧目一直看着大天狗,看见大天狗这在发呆,悄咪咪回过身走到狗子背后,打算吓大天狗一下。还没等他实施,大天狗的话幽幽地传来,像突然才想起来似得“啊,我不怕这种东西的哦。”这时晴明才准备了一半,只好把手收回来,有点尴尬地说“啊,是吗......”

这时晴明突然笑了起来,“真狡猾啊~~”边说边走,还用手指着大天狗,“狡猾~狡猾~~”这次他真走了。

没过多久,响起了一阵门铃声,大天狗想,终于有客人了,定睛一看,原来是酒吞。大天狗没客气,把早早就准备好的两打啤酒,一盒tt和一支润滑剂装好在一个不透明的塑料袋里,递给酒吞。酒吞看了看,最后把目光定在tt上,“太小了,勒的慌。”说着,把套拿了出来,大天狗磨了磨牙,给酒吞换了个型号,酒吞才付了钱满意地走了。

酒吞前脚刚走,又一阵铃声,大天狗懒得看是谁了,懒洋洋地说“欢迎光临——”博雅拿着一把刀快步走向收银台,大天狗还以为这位客人这么快就选好了,这要收钱,博雅把刀对着大天狗,猛地一锤柜台,“把钱拿出来!快点!不然就杀了你!”大天狗愣住了,博雅催促道“你在发什么呆,快点把钱拿出来!”大天狗好像才回过神来,“呀...这个...”博雅急了“这个什么啊,快点把钱拿出来!”

大天狗看着刀,把手伸了过去,“这个很危险。”博雅忙把刀拿开,“你干嘛你干嘛...”然后楞了一下,又把刀指向大天狗,威胁着“杀了你啊!!”大天狗笑了,用哄小孩的语气说“哇——不妙啊。”博雅一听更生气了,把刀往前了一点,“都说了杀了你哦!”大天狗依然不以为然,“啊,讨厌啦~”顿时空气凝固了一瞬间。“怎样都好赶快把钱拿出来!”博雅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这时,晴明回来了,看到博雅,眼睛一亮,“不禁”指着博雅蹲在地上尖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博雅有点懵逼,问大天狗“这家伙谁啊?”大天狗有气无力地回答“是店长。”博雅听了便把刀指向晴明

“你这家伙就是店长啊!”

(回答他的是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把钱交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仍是尖叫)

”快点把那个收银台打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是尖叫)

”听我说,听我说,把那个收银台......“

”啊啊啊啊啊啊啊!“(依然是尖叫)

冷静点把那个收银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博雅开始佩服晴明的肺活量了,”把那个收银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想说了,还TMD是尖叫)

博雅受不了了,怒吼”吵死了——!“晴明只好中场休息。博雅做了几个深呼吸,擦了擦额角的汗,自言自语道”这家伙怎么回事......“又把刀指向大天狗”果然还是你拿出来!“刚才的你来我往大天狗一直在一旁看戏,不知怎么又把自己扯上了,”呀——但是——“博雅等不及了,刀一转,又指向了晴明,”那你拿出来!“(不出意料,还是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你!”

“呀...”

“那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不想说了)

“怎么回事啊你!”博雅显然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这个店里一个正常人都没有吗?!”这次换大天狗有点生气了,“干什么啊!”博雅又懵了,“你干嘛还生起气来了啊?”大天狗理直气壮地说“我该下班了。”“谁管你啊!”博雅怒了“我可是强盗啊!”说着把刀架在大天狗的脖子上,大天狗依然不咸不淡“哈......”

“稍微害怕一点啊!”

“呀......”

“害怕点!”

“呀......”

"给我害怕点!”

大天狗再次蠢蠢欲动像博雅手上的刀伸出了手,“这个很危险...”博雅再一次把刀拿开,“你干嘛...”

博雅看大天狗平淡的样子,举起手来“嗷!”了一声。大天狗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博雅,反观晴明却给足了面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博雅看晴明的样子脸上一红,“别这样弄得我有点难为情...”晴明一下子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博雅,不停的颤抖“出现了啊啊啊啊啊啊!”博雅又被激怒了“出现什么的我一直都在这啊混蛋!搞什么啊你这家伙!”博雅一回头,看见大天狗一脸嫌弃的样子,怒吼“哇,你还挺不耐烦的!”大天狗看博雅注意力回到了自己身上,问了个问题“”嗷“是什么啊?”博雅看大天狗又提起了这件事,恼羞成怒“吵死了——”虽然跟之前那次声量一样,却底气不足。博雅看气势不足,便再次把刀架在大天狗脖子上,大天狗依旧不以为然,还举起双手m模仿了那时博雅的动作,“嗷~~”“真让人火大啊。”

大天狗忽然摆正了脸色”那么我下班了。“”开什么玩笑啊你这家伙!“大天狗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干什么啊~“博雅脑子里闪过了什么”你说下班反正肯定是想把警察叫来吧。“博雅大天狗愣住了,以为自己找到了理由,有点得意,没想到大天狗却嫌弃地说”才不会呢!“我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啊!当然,这无比中二的话大天狗是不会说的。空气又一次凝固了。接着博雅猛地太高了分贝”报警啊!!!这不是好机会吗!!!放着我这么可怕的强盗不管真的没关系吗!“没想到大天狗别的没听进去,最后一句却认真听了,大天狗仔细地打量了博雅,在看的博雅浑身起鸡皮疙瘩茜移开了视线,肯定地说”不可怕啊。“

博雅又将刀指向晴明”那么这个家伙怎么样也没关系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博雅看晴明这么给面子,不禁问大天狗“你看看人家是怎么害怕的!”

大天狗认真观摩了一会,一手指着晴明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博雅泄气了,把拿刀的手放下“为什么要笑?”大天狗不答,还在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博雅的好奇心更重了,一边拍桌子企图引起大天狗注意,一边问“为什么,为什么要笑啊?为什么要笑?”大天狗捂着嘴巴强忍笑意“不...其实我忍了很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到后面大天狗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为什么要笑?为什么?”博雅依然锲而不舍的问着。在博雅的追问下大天狗终于说出来原因“个人店长很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过分了吧!”博雅看不下去了“店长已经是极限了啊!!!”大天狗毫无愧疚,依然带着笑意“是这样吗?”

大天狗把手伸进柜台,“店长。“晴明也不喊了”是?“大天狗把握住的那条玩具蛇扔了出来”嘿!“晴明魂都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博雅都快没眼看了,把掉在晴明旁边的蛇扔到一边,”这不是玩具吗!别闹了!店长很可怜的啊!!“狗子在收银台没良心的笑了个半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博雅只好亲自去安慰晴明”没事吧,没事吧店长?“

晴明盯着博雅手上的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诶?什么什么?“”刀...刀...“博雅一看”啊,抱歉抱歉。“说着把刀收好。

”没了没,已经没了。什么都没有了,你看。”

“啊...“

”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因为我动吗?我不动了我不动了!“

晴明也不叫了,博雅接着说”已经没事了。“博雅刚松了一口气,大天狗一下子拿出他之前为了洪晴明放下的刀,向晴明刺去”店长觉悟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给我啊!“”还给你还给你。““那样很危险的!快停下来吧,真是的。”博雅反手把刀拿走,感觉自己像个幼儿园老师。

那边晴明又叫起来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博雅连忙望过去“怎么了怎么了?”只见晴明举起手指向角落“刚才的蛇...”博雅受不了了,抄起那条玩具蛇扔出了店里“啊啊啊!快走开!别回来了!”

扔了那条蛇,博雅关切地问晴明“没事吧,还好吧,没事了。”说着把晴明抱住拍着他的背,安慰到“有我在,有我在呢没事的。”晴明刚好了一点,狗子补了个刀“店长,那个是强盗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博雅实在不耐烦了,拍拍收银台”真是够了,快点把钱给我,我想回去了。"大天狗慢悠悠地说“呀——但是-”“但是什么?”“但是,你已经被我们店长看上了啊。”大天狗话音刚落,晴明就对博雅使出了言灵—缚。“狗子,帮我把他放我床上,我准备一下。”“好的哦,晴明大人。”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最后店长和强盗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狗子依然在吃着狗粮。

————分割线————

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博雅先生,请问您当时的想法是?

“我没想到看起来怎么单纯的人,竟然是个腹黑!第一次见面就把我给X了!太禽兽了!”

那晴明先生您呢?

“记忆犹新,只是当时飙戏太辛苦了,嗓子都疼了好几天,之后大天狗还管我要加工资,不过都是值得的,那么,清记者你回避一下,我们要重温当时的场景。”

好的,没问题。

那么,由于各种原因本次采访到此结束。还有AV号是av769619,那么再见。

将错就错2

寺庙后院,樱花树下坐着两个人影。

”咳,咳!“茨木一手拿着酒碟,用衣袖捂着嘴巴咳个不等。酒吞连忙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明明不会喝酒,一个女孩子逞什么能啊......“

茨木好不容易把气顺好了,隐隐听到了什么,问酒吞”挚友,你刚刚说什么啊?“”没什么。“

之后只好酒吞一个人在喝,茨木在一边吹,像一些”不愧是挚友连喝酒都那么豪气万丈,气宇不凡!“更是层出不穷。

酒过三巡后,茨木口有点干了,决定歇一会,酒吞好像不经意地随口问道”茨木,你以后打算怎么样?随便找个人嫁了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男的也要嫁人,茨木还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继续跟随挚友了!“

”不嫁人吗?“酒吞稍微挺直了身子。

”嫁啊。“茨木还是那副单纯的样子。

”谁?“不知为什么酒吞感觉自己有点不爽,不禁抬高了声音。

”挚友啊!非挚友不嫁!“茨木激动地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酒吞不禁扶了扶额,果然不该和这个笨蛋较真。

夕阳渐渐落下,时候不早了,酒吞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好了,天快黑了,你该回家了,下次再来这里吧。“”哎,这么快吗?“茨木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我还舍不得离开挚友。“茨木用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酒吞,酒吞看他这样,叹了口气”怎么每次你都这样,又不是见不到了,快走吧。“

在酒吞的劝说下,茨木只好一步三回头慢吞吞的走了,酒吞看着茨木的背影,摇摇头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晚上,酒吞上床之后一直在想自己当时为什么会不爽,边想边在床上滚来滚去,一不小心滚了下床,一下把酒吞摔蒙了,不过酒吞也没怎么在意,揉揉额头爬回床上接着想,一夜无眠。

将错就错(传说背景)1

今天咱们不黑晴明大人了,就让酒茨好好谈个恋爱吧。

注意:茨木女装

第一次写长篇,按心情更新

“挚友!”一位银发金瞳的小女孩提着裙子跑来。

“知道你来了,特意出来等你,茨木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别跑那么快。还有我说了多少次别叫我挚友,叫哥哥。”说这话的是一个小沙弥,也就是茨木口中的挚友。

“对不起,可一想到要见到酒吞哥哥了我情不自禁就......”

“算了,不怪你,今天有带了什么酒?”

“这个啊,是村口那个卖酒老爷爷的珍藏,他看我想要就给我了。”说着茨木提了提手里的小坛子。

“干的漂亮!”酒吞一握拳,“女孩子就是好,有特权,下辈子我也要做一个女孩子。”

”可我是男孩子啊......“茨木小声说道。

“嗯?茨木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挚友我们去喝酒吧!”

“好,刚好我找到一个风景好,又不会被那个老头子发现的地方。”

“那我们走吧。”


递纸 (现代校园)

看了个帖子,心血来潮决定写了这个。

提示:跟之前一样,没有正经的晴明,或者说很不正经。(坑队友(博雅)能力MAX)

叮铃铃~

下课铃一响,晴明立刻像一个“风”一般的男子冲进了厕所。看也不看进了一个隔间坐下。还没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

“诶,小觉,话说怎么今天一下课晴明老师就冲出去了?”这是萤草的声音。

晴明一脸懵逼,我去,我去个厕所而已,萤草怎么也在这,这不是男厕所吗?

觉想了想“或许是晴明他急着上厕所吧,小草,你说晴明会不会就在这里啊。”“不,不会的吧...”“诶呀,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一个个敲敲门试试,我去左边,你去右边,就这么说定了。”觉说到做到当即敲了敲门,好死不死偏偏就是晴明在的那扇门,晴明急忙捂住嘴巴,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不发出一点动静,心想:现在的女学生胆子怎么这么大,随便进男厕所,该不会。。。这其实是女厕所吧!这里的女厕所和男厕所只有半米远,自己太急一时没注意进错了也不是没可能的啊!

不知过了多久,她们终于走了,晴明松了口气,正要起来,猛然发现自己没带纸!当然,我们机智的晴明大人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急中生智想了几个办法。

办法一:不擦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就被晴明否决掉了,笑话,他晴明怎么能做这种事,万一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办,这样人气肯定会大跌的。

办法二:用手擦,出来后再洗干净。

这个想法也被晴明否决了,毕竟如果出来时刚好有人进来怎么办,会被以为在吃【哗~】的,重点是晴明有选择困难症,光是用哪只手都要纠结半天。

晴明又想了好久,甚至真的决定用手擦的时候,手机震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是博雅发来的。

“晴明你行没啊?”

“晴明你怎么还不出来?”

“晴明你丫是掉坑里了是吧!”

晴明顿时灵光一闪,办法三:让博雅送来新鲜出炉。立马开始打字。

”博雅救我!“

“怎么真掉坑里了?”

“不是!”

“那是怎么了?”

“我没带纸”

“......”

“而且我貌似进了女厕所”

接着博雅仿佛被阎魔沉默了一般消失了五分钟,晴明快要绝望的时候,博雅回复了。

“..晴明我一直没发现,原来你这么饥渴啊。。。”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急了,没看清就进去了!”

“那好吧,看在你还欠我100勾玉没还的份上,我勉为其难来给你送纸吧”

“好!够兄弟!”

“没人的时候你叫我,我跑进来给你递纸 ”

“现在就没人,快进来吧!”

“好!”

晴明等了很久,中途还听到姑姑放大招的声音幸灾乐祸了一下,这次又是哪个倒霉蛋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了。其余时间都在给博雅发信息。

“大哥你来了没?”

“大哥你怎么还没来?”

“大哥你不会是在耍我吧!”

“大哥不就是100勾玉嘛,我出来马上还你行吗?“

这时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晴明喜出望外,以为是博雅给他送纸来了。”结果听到了茨木的声音“挚友你听说了吗?刚才女厕所有个变态哦."

那另一个肯定是酒吞了,果然

”怎么了?“

”挚友啊是这样的,吾听到有人说刚才博雅刚才拿了包纸举着手机就冲进了女厕所。“

”不是吧,博雅那家伙原来那么饥渴吗?本大爷真是看错他了。“

”就是!不过那时候姑姑刚好路过。一个天翔鹤斩过去了,一下子把博雅打进了医院。“

”活该!看样子没有十天半个月出不来了。“

晴明越听越感到奇怪,博雅是去了女厕所给自己递纸了啊,为什么自己没收到,而且这不是女厕所吗?酒吞茨木怎么进来了?难道这其实是男厕所!现在两个女生走进男厕所的概率终于不一个男生走进女厕所的概率要高了吗?

晴明敲了敲门,喊道”你们两个谁有带纸啊,借我用用。“酒茨被吓了一跳,接着茨木把纸巾从门缝里塞了进去。过了一会,晴明又喊到”你们谁有湿纸巾啊!“

酒吞受不了了,”你丫是不是破事多!“晴明还没有回答,茨木先接话了”没有啊挚友,我缺破势。“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最后酒吞抱住茨木说”那本大爷这就去给你打破势。“说罢拉着茨木就要走。晴明立马叫住他们,”停停停,不急着走嘛,先给我张湿纸巾先。“”凭什么,本大爷还要给茨木打破势...“”这样吧,你给我纸我就把我珍藏的六星六号位双爆破势.给你,怎么样?“”成交!“

晴明终于从隔间里出来了,茨木问道”晴明你为什么要用湿纸巾啊?“”太久干了,话说为什么还有女生来男厕所啊?“茨木还没反应过来晴明说的干了是什么意思”啊,因为今天女厕所水管爆了,像萤草、觉这些胆子大的就来了男厕所,怎么了?“晴明45度抬头仰望天空,吐魂似得幽幽的说"可不是胆子大吗?把男厕每个隔间的门都敲一次这种事都干的出来...”虽然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似得,但耐不住酒吞茨木听力极好,立刻笑作一团。

“哈哈哈,晴明你该不会刚好被选中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某种意义上你的女人缘真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啊!总有一天让你们也试试!”

此时的晴明并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快要来了,还在心疼自己那块珍藏的六星六号位双爆破势呢.

一个月后

晴明打开微信后

博雅:“好你个晴明敢耍我是吧!”

“害老子住了一个月的院!”

“因为进女厕所被传成变态,住院这么久连你这个罪魁祸首也没来看我!”

“你等着吧!老子拿到你家地址了!”

“等等,博雅你冷静一点啊!”

“老子现在很冷静!刚刚从家里把封尘已久的诛邪箭拿出来费了点时间,不过试了试还很锋利,你给老子好好乖乖在家待着!让老子来取你狗命!”

“博雅你冷静啊!”

——我是分割线——

“晴明我在你家门口了,开门”

“我不敢”

“开门,我现在很冷静,开门吧。乖”

“开门,我给你带了礼物。”

——在分割一下——

你们猜晴明最后怎么了?猜对了也没奖

可能有后续?



借梗(现代杀手)

前几天看电影,发现了一个梗,当时就脑补出了这一幕,顺便写出来吧。


这天,酒吞和博雅又一次在没有问过茨木和大天狗的情况下,扔下他们互相搭档做任务。

于是他俩一回到阴阳寮,就看到茨木和大天狗守在门前,像是要来讨个说法。酒吞看这阵势,心下了然,立马决定先认错再说“茨木我错了,下次我做什么都先问过你好吗?”

茨木没想到酒吞这么干净利落地认了错,气不知怎的就消了。酒吞看茨木气消了,笑了笑,问道“那么,茨木我可以吻你吗?”

茨木点了点头。

他们就这么在博雅和大天狗面前来了个法式湿吻。

博雅看了看亲在兴头的俩人,又看了看还在生气的媳妇,便撩了撩头发,有点兴奋的看向大天狗。

大天狗看见博雅这个样子,怒气更胜,不等博雅说话,反手一个风袭呼着博雅的脸打过去,怒吼“你有病啊!”

博雅被打蒙了,还没反应过来。酒吞就捧着肚子倚在茨木身上狂笑,好不容易笑够了,像想起来了什么望着捂着脸的博雅说道“博雅,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B计划吗?”

博雅还没回答,茨木先问了“挚友,B计划是什么啊?”大天狗也有点好奇地看向酒吞。

“随机应变哈哈哈哈哈哈哈......”

茨木和大天狗听了这话,再看看疼得呲牙咧嘴的博雅,也笑作一团。

这时,姑获鸟拿着伞剑吼着“你们吵到孩子了!”杀出来,给四人一个天翔鹤斩,并赶回房间告终。

夏日祭

夏日祭快到了,晴明兴致勃勃地为大家准备浴衣。

神乐和八百比丘尼两位姑娘的浴衣一个是少女的粉色系,一个是御姐的紫色系,她们都比较满意。

博雅的晴明给他准备了和大天狗那件红配绿的情侣装,一身绿。导致他俩一直穿着这件多热都不肯换或者脱,夏日祭还没到中暑了。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咸鱼王透露,这两位是在他在寮里散步的时候捡到的,当时两位已经不省人事了,于是他机智的对他们一人来了一发吞噬,成功将两人唤醒,

大天狗 第一滴血 荒川之主 助攻 源博雅

帮助我寮大天狗解锁了传记,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而酒吞和茨木的浴衣晴明可下了大功夫,一个露胸一个收腰,都是贴身的,美名其曰:“不能浪费这么好奶子和细腰。”这是他的原话。我们的鬼王大人一边流着鼻血一边看着浴衣和茨木的腰陷入了沉思。

最后他把茨木的浴衣收了起来,瞪了晴明一眼,重新选了一件宽松的给茨木参加夏日祭。

又是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咸鱼王透露,当晚隔壁发出了不可描述的声音,导致一宿没睡,第二天早上还在过道上发现了那件浴衣的残骸。为此让我们为那件浴衣、晴明的一片苦心、眼袋和黑晴明一样的咸鱼王、和现在卧床不起的茨木默哀一分钟。

晴明自己的浴衣则别出心裁,大家也终于看到了晴明摘下帽子的样子,纷纷发出了现在才知道原来晴明不是秃顶的感叹。

在大家终于选好了浴衣后,夏日祭开始了。

我们的茨木小天使挂着个般若面具一路逛吃逛吃,吃一口自己手里的烤串,扭头吃一口酒吞手里的苹果糖,鬼王大人眼里满满的溺宠简直要流出来了。

另一边的博天夫夫也不示弱,他们参加了寮里举办的大胃王比赛,吃的商家供不应求,结束后手像得了帕金森似的,估计一段时间这手算是废了。他俩两旁堆着像一个人这么个的碗,他俩摸着肚子手牵着手走了出去。

最后八百比丘尼、神乐和晴明异口同声的总结道:

“看来这次夏日祭我们不用吃了,光是狗粮就吃饱了啊。”


顺便给大家再看看他们的浴衣:






寮日常

注意:这里的晴明很不正经

冬天到了。

这天,姑获鸟在带孩子,神乐在剪纸人,妖狐在找小姐姐,酒吞茨木在树下喝酒,晴明捧着杯茶和博雅下棋。

一时间,岁月静好。

“啊,感觉自己瞬间文艺起来了。”晴明感叹道。

“去你的吧。俩大老爷们趴在地上下五子棋有什么好文艺的。唯一高雅点的就是你手里的那杯茶,你还拿来暖手!”八百比丘尼给他泼了盆冷水。

晴明有点尴尬“还不是因为博雅只会下五子棋嘛。

“是因为现在寮里除了神乐只有博雅肯跟你下棋了吧。你这个下五子棋还要悔五步的家伙,活该一辈子非酋。”

“诶你怎么说话的,下棋和我非有什么关系,我下的好一样非!”

这时,博雅突然说“不好意思啊晴明,大天狗找我,你找别人和你下吧。”

“不,博雅你别走,你走了我找谁下去!”

黑晴明从他背后走出来,“晴明,你在干什么呢?为什么不找我啊。”

“啊,黑晴明你来的正好,你来陪晴明下棋吧。我有事先走了。”说着,博雅急忙跑了出去。

黑晴明看了看棋盘,心想不就是下五子棋嘛,有什么难的。八百比丘尼看着黑晴明笑而不语。

几局过后,

“那个,晴明啊,我突然想起来雪女找我有事,先走了!”说着黑晴明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啊啦,看来连你的另一半也不肯和你下棋呢。”八百比丘尼还是笑着。

晴明挠了挠头,对神乐招招手“神乐,过来和我下棋吧。”“好的,晴明大人。”接着放下剪到一半的纸人向晴明走去。

“果然还是神乐对我最好了!”听了晴明的话,神乐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晴明,走吧,该去打大蛇了!”博雅拉着大天狗的手冲晴明喊。

“好了,来了来了。”晴明边喊边往博雅那边跑去。

去往打大蛇的路上,晴明兴奋地说道“博雅我下棋还是不错的嘛,和神乐下的时候赢了好几盘!”博雅正要说话,大天狗抢先说“也就和神乐下的时候能赢吧。”晴明听了这话,整个人僵在原地。博雅看到晴明这样,安慰他“没事,你跟我下的时候不是也赢吗?”虽然是我让你的。当然后半句博雅明智的没有说出口。这下,晴明才恢复过来。

“我就说嘛,还是博雅有人性,还知道安慰我。那像大天狗。”说着,晴明看了大天狗一眼。大天狗扭过头,“我是妖,人性是什么。”

一行人就这么打打闹闹的去打大蛇了。

阴阳寮。

神乐望着晴明离去的身影,幽幽的说“跟晴明大人下棋好累啊,还要想办法让着他又不被发现。”

虽然声音很小,但八百比丘尼还是听见了,她脸上的笑容好像更灿烂了几分。